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调情的艺术【视频】- 你不必恐慌,谁的青春不迷茫 许巍、周华健-淘漉音乐

发布时间: 2017-07-03 浏览: 146
【视频】| 你不必恐慌,谁的青春不迷茫 许巍、周华健-淘漉音乐


有人把青春比作一场霍乱,间歇性的动荡,持续性的不安。
诗意的青春,是明媚的阳光与天真的白衣少年;现实的青春,却往往伴随着与世为敌的阵痛与迷惘。每个人的青春都多多少少会经历挫折与迷失。
知名作家刘同以“青春”为主题写过一本书,名字就叫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埃迪库里。
他在书中写道:
你觉得孤独就对了,那是让你认识自己的机会。你觉得不被理解就对了,那是让你认清朋友的机会。你觉得黑暗就对了,那样你才分辨得出什么是你的光芒。你觉得无助就对了,那样你才能明白谁是你的贵人。

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同名电影
你觉得迷茫就对了,谁的青春不迷茫。
即使是声名大噪、外表光鲜的歌手,在年少时也曾一度陷入迷茫状态。生活对他们一样的残酷,然而这些并没有杀死他们,反而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。
万物皆有裂缝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

吴奇隆:为父还债十二年
吴奇隆的理想并不是进娱乐圈当明星。但由于家庭债务沉重,他不得不做出违心的选择。

原本是体育高材生的他,曾获得 "东南亚跆拳道比赛"冠军,却因长得帅气而被著名歌手童安格发现而引入星途。这本是件让众多花季少男少女梦寐以求的事情,吴奇隆却对此感到异常痛苦。调情的艺术
他家境不好,生活曾逼得他上学之余去夜市摆地摊儿填补家用。

从1988年出道到2001年,他用了12年,直到拍《萧十一郎》的时候,才替父亲还清上千万的债务。整整十二年,吴奇隆每天除了上课,再加上4个小时的睡觉时间,其余的时间都在赶通告。
为了替父还债他错过了太多的机会,当初《还珠格格》就想找吴奇隆演尔康,为了多接广告挣钱川师大附中,他无法剃头拍戏,便错失了一个爆红的可能。

电视剧《萧十一郎》
尽管如此,吴奇隆还是凭借着自身的努力和机遇在娱乐圈扎稳了脚步。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由"霹雳虎"吴奇隆、"小帅虎"陈志朋、"乖乖虎"苏有朋三人组成的男孩唱歌团体,是迄今为止华语乐坛第一支学生演唱组合。

小虎队
他们风靡了华人世界,更以富有动感的中日结合的流行节奏曲风,开创了亚洲的TEEN POP风潮,比欧美流行音乐界的"后街男孩"还要早5年。

陈坤:一个贫穷而美貌的才子
陈坤小时候家境不好,住在重庆的江北区,与妈妈、爸爸和两个弟弟,全家五口人挤在一个13平米的房子里。

毕业之后,陈坤被分配到重庆市委机关印刷所做打字员。由于这份工作工资太少,陈坤便辞职到夜总会做服务员。那时候他特别羡慕在台上唱歌的人,于是对老板说:“可不可以让我也上台唱一首歌?”
老板答应让他试试,面对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,陈坤却没想到自己发挥得特别糟糕。
后来,陈坤进了东方歌舞团,是独唱演员。虽然他很努力,但演出机会并不多。

陈坤的姐姐是陈坤此生永远的痛。那段时间,陈坤在北京学习歌舞,为求得演出机会得请高干吃饭,结果是靠姐姐卖血才有钱疏通。
陈坤的这个亲姐姐从小被人收养,长大后才和陈坤相认。但等陈坤崭露头角了,她却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。
陈坤带着对姐姐的遗憾一路走到北京。

到北京的第二年,陈坤一个跳舞的同事,让陈坤陪着他去考北京电影学院。那个时候陈坤只想唱好歌,从未想过要当演员,稀里糊涂地报了名,结果同事没考上,陈坤却考上了。
回忆第一次试镜时的情景,陈坤的眼中有深深的愤怒:
“我看到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与讽刺,那一刻,我甚至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当演员了,过后,我却站在天桥上卡卓藏刀,指着北京城里的万家灯火,说, 有一天,一定有间房,是我能住进去的。 ”

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剧照
2000年,陈坤凭借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中出色的演出,在影视圈崭露头角欧碧玺。陈坤凭借该剧瞬间红透半边天,一举进入了一线电视小生的行列。

郑智化:挑战人生的苦难勇士
郑智化3岁时患了小儿麻痹,他的家庭长期弥漫着抑郁的气氛,母亲白天到处求医问药,晚上就躲在家里的厨房哭泣。

年少的郑智化,一边要忍受病痛,一边还有生活的压力逼迫着他。后来他用顽强的意志力从绝望中生出了希望,在与病痛对抗的时候,爱上了画画和唱歌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郑智化抓住灵感写了一首《给开心女孩》,当这首歌成为广告插曲为人熟知的时候,唱片公司便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。

1987年,26岁的郑智化正式签约,走上了音乐的道路,然而他却为此经历了重重磨难。
青春年少的郑智化不仅是个歌手,还是个有知识的愤青。他在歌中批判教育制度,“谁在操纵这场竞争的游戏学历是不是教育最终的目的”,李冠廷“我的欲望很多,我的薪水很少我在台北马路上迷失了我的脚”。
他发表的歌曲《大国民》中,表现了台湾人民对生活的无奈和控诉,因为这些激进的歌词,郑智化就被捕入狱。

郑智化曾经表示:
“大家都知道我的歌影响了一代中国人,我想应该不对,我的歌影响了一代跟我一样,对着生活无奈,失去目标理想的人,大家跟我一样,有点自卑隋忠诚,所以才有在我的歌里有感触。”
郑智化锐利、勇敢,也很真实,就像现实中不愿向生活低头的我们。他的作品里,不仅有自己的人生,更有整个社会。

许巍:抑郁得差点就跳了下去
1986年,18岁的许巍,在高考前离家出走,在这个“爸爸的理想是中科院”的知识分子家庭,少年许巍生活在分数决定前程的恐惧之中啵兔。

十几岁的许巍抱着吉他,跟着当地的一个乐队当吉他手,开始了走穴演出的生活。他们一路跑了湖北、四川、河南好几个省,从一个县城到另一个县城,跟着搬运工人一起坐大卡车,每天还得帮着搬乐器,非常辛苦。
当天演出完连夜拆台,一拆就是到凌晨零点,然后再坐大卡车去下一个县城搭台。有时候就在绿皮火车过道上铺两张报纸就睡着了,也是一天。
那是许巍的动荡的岁月。

如此流浪了一年后,他回到了西安。父母还是想让许巍重新去参加高考,许巍提出去当兵。后来,从部队退伍后的许巍,开始去歌厅驻唱,之后又在西安组了乐队。
就是在录《那一年》这张专辑的时候,许巍得了抑郁症。
那段时间许巍一听音乐就兴奋,一兴奋浑身更难受,会加重病情。当时许巍想转行,甚至是去开小卖部,只要不做音乐都行。
许巍的经纪人虞洁回忆,“他差点就跳下去了,差点就没了,很严重”。当时的许巍却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。

许巍的音乐没被大众接受,他因此连生存都维持不下去,只得到处蹭饭吃,吃了中餐不知道晚餐在哪。
熬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时光之后,许巍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国传统文化。
“从三字经开始,论语、中庸、道德经一直到佛经、佛法,我全部开始研究,那个时候才开始了解自己的文化。”
佛教不仅让他重新注意自己国家的文化,也使得他开始向内探求。“在我内心,它让我走过去,让我深刻反观自己,三十岁,我会反思自己,看到太多问题,就开始自省了。”

许巍希望用音乐来疗愈自己。
他后期的音乐,不再考虑流行度和传唱度。他希望能做文化的传承,将中国摇滚乐与中国文化融合。《空谷幽兰》便是他第一次将歌曲与诗经宋词结合。
通过对音乐的重新探索,许巍获得了心境的平和。即使千万道门关闭,一定有一扇窗向希望敞开。


迪克牛仔:大器晚成的老爹
迪克牛仔是大器晚成的代名词。

他乐手出身、中年出道,以一头卷曲长发、一口磁性嗓音征服了华语乐坛。
年近三十才玩乐队的他,被乐队其他“小成员”亲切的调侃为“老爹”,自此“老爹”也成了乐坛对迪克牛仔的尊称。

老爹的一生,是心酸的一生,也是励志的一生。
老爹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,18岁开始泡音乐屋,历经坎坷;20岁时开始,做公司业务员、检票员,吉他老师;25岁,加入滚石唱片做业务员;28岁,到酒吧唱歌,还在唱片公司兼职了一年……

1999年,年近四十岁的他,终于发行了第一张属于自己的国语专辑《忘记我还是忘记他》,专辑中的主打歌《三万英尺》红极一时。从此,迪克牛仔成了中国摇滚的代名词。
对于自己的大器晚成,迪克牛仔开得很通透,他说在做歌手前就已饱尝了生活的酸甜苦辣。
“所以我更多的是感恩,相比其他歌手,我接触了更多的面,更多的故事,这实际上是我的财富”。

正如他自己所说,没有一千次的挫折、一万次的失败,就不会有迪克牛仔。老爹的这股愈挫愈勇的人生态度给予我们乐观向上的力量。

周华健: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
1985年,周华健加入心声唱片公司。对方坦诚并没有什么报酬兰海燕,但是周华健的歌都可以用,而且很多费用公司都可以承担。虽然赚不到什么钱,但是能有发表作品的机会,周华健满心欢喜的答应了。

没想到,这家公司非常不正规,人手也严重不足。尽管如此,周华健还是录好了专辑恩阳中学,名字叫《最后圆舞曲》。
那年临安人才网,周华健25岁,满怀着第一张专辑的热情与激情。并没想到等来的是公司的倒闭。

当时,这支唱片需要送到各大电台打榜。由于公司人手不足,周华健只好亲自上阵,骑上摩托车去送唱片。那时候常下雨,周华健就披着雨衣,带着口罩送上门,全身都弄得脏兮兮的朴知贤。
就在专辑发行前两三天,老板打电话跟他说,公司倒闭了!
周华健的首张专辑,即便已经有了成品,也最终未能正式发行。

周华健成名以后,内地某公司得到了《最后圆舞曲》以及同时期一些华健歌曲的版权,经过重新设计,推出了《最后圆舞曲》的引进版——《永远陪伴你》。
此后,“CD殿堂”获得了《最后圆舞曲》的复刻版CD发行权,这张唱片才算是真正和我们见面了。
人生总有不测风云,周华健也是如此。与其沉迷于失意不如走出失意,梦想唯有坚持才能看到希望。

许飞:和生活死磕
2017年初,李健在《歌手》舞台深情演绎了一首许飞的《父亲的散文诗》。

李健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
岳云鹏听到这首歌后,在微博上动容写下数段关于去世父亲的回忆:“不知道有没有人帮我谱曲……好想父亲,真的好想向老天爷要几个小时的时间,好好跟父亲吃顿饭。”
看到岳云鹏的微博,许飞在评论里问:“我能试试吗?(你有时间录唱吗?)”最终许飞作曲、根据岳云鹏回忆创作的《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》诞生。

岳云鹏《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》
许飞背着吉他唱给岳云鹏听,唱了3句,岳云鹏就哭了。
许飞的歌,有一种打动人心的简单。她自己,便是一个鲜活的小人物。
许飞出身于普通的工人家庭,进入社会的时间比大部分同龄人都要早。因为厌倦了小城市的单调与枯燥,她毅然决然选择了“北漂”,那时的她尚未预料到往后的路如此难走。

从北京的艺校毕业后,许飞并不想回家。年仅15岁的她只想当一名独立歌手薛记炒货。然而一离校,她既找不到搭档,也没有唱片公司愿意接收她。许飞做了一年多的“失业游民”。
为了节省开支,她在北京郊区租了间平屋,和房东一起住,公厕离房子有500米,冬天晚上,要烧蜂窝煤取暖,一个月房租500元。

她到三里屯的酒吧挨家挨个儿地问要不要驻唱歌手,收到的都是否定的信息。许久后才在“男孩女孩”酒吧得到第一份工作。
后来,许飞为了有更长远的发展,便决定想再去读书考学。北电、北舞、人艺、军艺……但凡有艺术专业的院校她都报了一遍。最后,她收到了军艺的录取通知书。

2006年夏天,许飞在选秀节目《超级女声》中脱颖而出,一夜成名,签约经纪公司。等待她的似乎是光明的未来和爆红的机会。
然而,许飞没等来走红,却等来了一张法院传票。

2011年,许飞特招入伍,经纪公司以违约为由将其告上法庭,索赔300万元。那几年为还债,许飞抵押房产、卖车、办吉他私塾、苦心经营餐馆。
直到2014年圣诞节前一天,她才把债务还完。当天她在微博上感慨:“明天我将心头无事一身轻,仗剑游走闯江湖。”

所谓的人生规则,不过是热爱、专注、执着,一如许飞选择和自己的青春梦想死磕。每个人的青春都难免历经风雨,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选择如何去面对。
跨不过的青春,叫疼痛;跨过了的青春,叫成长。

如果此刻你仍处在一个迷茫的阶段,仍在为生命的阵痛而奔波,希望这些人的故事能给予你力量。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请你想一想,他们也曾和你一样历经沧桑。
谁的青春不迷茫,请你不必恐慌。凡是杀不死我们的,必将使我们更强大。
满身风雨的你不必害怕,每一只鸟儿都有它的远方。如果注定飞翔,就请你勇敢、坚强叶世荣打鼓,不舍爱与温良。
“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 你们好不好
世界是如此的小 我们注定无处可逃
当我尝尽人情冷暖 当你决定为了你的理想燃烧
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
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
想要飞呀飞 却飞也飞不高
我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 一个温暖的怀抱
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”
——赵传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

TAGS: